邢利斌急用钱 山西信托送“温暖” 坑了老百姓血汗钱

邢利斌急用钱 山西信托送“温暖” 坑了老百姓血汗钱

正文顶部广告01
核心提示:习近平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指示:让民众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光大银行广大储户一夜之间血本无归,储户无奈将山西信托及光大银行诉至法院,希望获得公正的审判,期待一个合理的交待。面对财大气粗的山西信托无所不用其极地围追堵截,司法者是否还能本着良知和公义之心,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势单力薄的投资者能否沉冤得雪?欲知后事如何,且看杏花岭法院和太原中院之权柄?



2012年因“7000万嫁女”而名声大噪的邢利斌,早已淡出新闻焦点,但其留下的一地鸡毛依然荼毒难除,为害不浅。其经营多年的联盛集团,债台高筑,最后不得不以破产重组惨淡收场。
随着联盛集团破产大幕的拉开,其背后隐藏的一系列精心设计的阴谋、堂而皇之的欺骗、甚至蛮横无理的掠夺日益浮出水面。那些被金融机构打着金融理财名目而汇集的无数民间老百姓的血汗钱,流入联盛之后便付诸东流,至今仍无踪影。天道轮回,报应不爽,然而却依然有人至今消遥法外。近日,一批投资者联合起来,要求山西信托偿还血汗钱,承担赔偿责任的维权诉讼,在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和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中审理。“太原有无日月,山西有无青天”血本无归的投资者正拭目以待。
一、山西信托与联盛集团瓜葛不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实当初邢利斌花巨资以嫁女制造声势,不过是为了掩盖联盛集团已病入膏肓的事实。金融业内人士、财经媒体人士对此无不心知肚明。除了别有用心者之外,正规的金融机构,若是按审慎经营原则行事,断不会为之输血供其鱼肉。然而,山西信托却与联盛集团眉来眼去,秋波不断。
2011年7月11日推出了《山西信托·山西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一期),募集资金近5亿元(49831万元)。2011年7月28日紧接着,又推出了《山西信托·山西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二期),募集资金5亿元左右(50017万元),两期资金近10亿元,购买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5亿债权,债务人为联盛集团有限公司。
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是邢利斌控制的公司,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又是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子公司。简言之,邢利斌是联盛投资的老子,联盛能源是联盛投资的儿子,邢利斌的孙子。这个信托的模式很简单,就是山西信托拿着投资者的5个亿,为了讨好老子邢利斌,给他儿子联盛投资,为了让投资者们掏钱,告诉大家说我5个亿不是白给的。你看他孙子联盛能源还欠15亿呢,这15亿到时候他孙子还给我们。还不起,他们一家人一起给你担保,给你还钱,给你们都当孙子。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不过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游戏,所谓的15亿债权不过是一个虚无的概念。但就因为打着了信托理财的旗号,加上光大银行(国有金牌)的摇旗张罗,老百姓哪能看明白这其中的道道。所谓的一期二期不过是一个滚雪球似的游戏。



2013年1月14日,《山西信托·山西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一期)获得兑付,第二期于2013年1月28日到期未能兑付,尚在继续滚动之中。
一、邢老板着急用钱,光大银行摇旗呐喊

2013年2月9日为农历大年三十(除夕),2月8日为春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在这春节前的最后一周,光大银行却异常忙碌,使出浑身解数,拉着投资者认购一款所谓的保本保收,低风险理财产品。



许多投资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银行提供的文件上进行了签字。在光大银行的阳奉阴违下,于2013年2月7日开始陆续将钱划至信托公司账户。
事隔很久,投资者才拿到合同。发现这是《山西信托·信裕15号(第一期)集合资金信托合同》,这是一款信托产品。与《山西信托·山西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样,也是准备分两期募集10亿元资金,购买联盛投资对联盛能源的15多亿元债权,融资方、担保人等完全一样。同样故技重演,却让不明就里的老百姓们在光大银行花言巧语下,倾尽资金、散尽家财。
现在想来,这不过是明目张胆的欺骗。投资者们气愤难平,据投资者刘先生(化名)讲:“光大当时让签字的《信托资金代理转账委托书》中设定的两个前提条件,鉴于一,鉴于二都是骗人的、是欺诈、误导金融消费者。事实是:鉴于一中提到的《信托合同》是格式文本,是包括《合格投资人资格确认》、《认购风险申明书》《信托合同》《信托计划说明书》在内的一整本格式文件,是在划走款后半个月之后才让补签的字,所以说根本没有尽到风险提示的义务;鉴于二,中提到的《代理收付协议书》,也已查明是在2013年2月22日才签署,晚于划款时间半个月。该《委托书》涉嫌虚假陈述诱导投资人签字划款,做出不利的财产处分决定,我们原本光大银行忠实的储户,却被忽悠被理财成为了所谓的‘投资者’”。

三、春节之前,山西信托送温暖



2013年2月8日,在春节前的一最后一个工作日,山西信托将22850万元划转给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给了联盛集团和邢利斌一个大大的温暖。2013年2月22日,山西信托又划转27150万元资金给了联盛投资有限公司,两笔资金共计5亿元,对于连工资都发不出的联盛而言,又会是怎样的大恩大德。



然而,对投资者而言,这注定了悲剧的开始。按照信托文件及债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在信托计划正式成立,所有担保合同签订的情况下才能放款。这个信托计划于2013年2月22日才正式成立,2013年2月8日信托计划并未成立,山西信托便急于划款,充分说明此举是为解决联盛集团急不可待的资金需要。2013年2月22日,放款之时,股权质押协议并未签订也未办理质押,亦不符合放款条件。2013年10月8日才签订股权质押合同,且工商局办理的是股权出质设立登记(如果是第二顺位抵押权变为第一顺位抵押权应当为变更登记)。
之后的问题,一发不可收拾,但投资者们却被蒙在鼓里。



四、 投资者血本无归
2013年7月19日,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支付最后一次保证金之后,便再无下文。山西信托却依然对联盛集团千娇百媚,既不强制执行其资产,也不进行起诉。直到联盛集团32家企业申请破产重组,无法偿债的事实大白于天下,山西信托才惊慌失措的四处求援。对联盛无可奈何,却独独对投资者耍尽威风,使尽手段,既是舆情监测,又是维稳联动。一再单方宣布兑付延期,却对投资者的血汗钱无半点交代。
五、信托银行中饱私囊



2014年2月22日信托计划到期,山西信托一再宣布延期,至今几年过去,投资者的钱仍然没影。一些指望着这笔钱治病、救命的投资者,甚至一病不起。一些年迈的投资者,因此不能颐养天年,不知他们这生能否经受这遥无期限的等待?
然而,山西信托赚着自己的管理费,光大银行赚着自己的代理收付费和监管费好不快活。同时还无故多出一家晋商银行,美其名为财务顾问,什么事也没做,却也在本就亏损严重的信托计划上,再乐不可支地咬上一口财务顾问费。信托银行中饱私囊。
六、投资者能否洗雪沉冤?
迫于无耐,投资者们将山西信托诉至法院,希望获得公正的审判,期待一个合理的交待。面对财大气粗的山西信托无所不用其极地围追堵截,司法者是否还能本着良知和公义之心,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势单力薄的投资者能否沉冤得雪?欲知后事如何,且看杏花岭法院和太原中院之权柄?
本网将持续关注,欢迎各大媒体转载。
文章底部广告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顶部广告0101
正文右侧广告01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00201
正文右侧广告002

正文右侧广告三

正文右侧广告00302
正文右侧广告00301
正文右侧广告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