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宿州:无登记信息的结婚证被判 “重婚罪”?

安徽宿州:无登记信息的结婚证被判 “重婚罪”?

正文顶部广告01

近日,家住埇桥区的梁先生反映,他和吕某1994年经人介绍相识后同居,1997年育有一子但未办理任何结婚手续,后因感情不和,2006年已分居。由于工作需要,他和白某经常在一起,双方只是男女朋友关系。2017年5月26日,吕某向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自诉,要求追究梁某的刑事责任。埇桥区人民法院一审作出(2016)皖1302刑初154号刑事判决书,判处梁某有期徒刑八个月。梁某随后上诉至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宿州中院在调查后,以案件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依法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发回重审。

 

 

 

宿州中院的裁定

 

据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自诉人吕某于2016年2月18日向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吕某称,她与梁某1994年登记结婚(民政局出具三次证明,此结婚证没有登记信息,并且编号1801,是另外的人,并且档案齐全),2006年因生活作风问题与梁某分居。同年,梁某与白某便以夫妻名义同居。

 

自诉人提供给法庭的1801号结婚证

 

 

民政局有档案的1801号结婚证

 

埇桥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自诉人吕某与被告人梁某于1994年9月10日登记结婚,1997年8月生子梁某某,2006年双方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未成,分居至今。自2006年以来,被告人梁某与白某以夫妻名义长期公开同居生活。

而梁先生称,他和自诉人吕某根本没有办理结婚手续,自诉人提供给法庭的编号为1801结婚证是假的,埇桥区民政局也出具了三次证明,证明此结婚证没有登记信息。而编号1801的结婚证,实际登记人是单奎(男)和陈军(女),登记日期是1994年11月5日。自诉人提供的结婚证上面出现了三处错误的地方,他和白某只是朋友关系,亦从未**。埇桥区法院这样荒唐的判决让他难以接受。

 

民政局出具的证明

 

就此,我们采访了山东著名律师张金武先生,张律师就此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张律师强调,一夫一妻制,是我国婚姻法确定的基本原则,而重婚罪侵犯的客体,便是这一原则。所以,必须予以刑事处罚。 但是刑罚就有天然的谦抑性,罪刑法定是刑法的基石性原则,任何时候都不能被动摇。

重婚罪,在主观上表现为故意,在客观上表现为行为人必须具有重婚的行为。实践中具体有两种表现:有配偶的人又与他人结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五十八条可知:1994年2月1日(即民政部公布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之日)之前,男女双方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事实婚姻处理。在该节点之后,我国司法实务中便不再承认事实婚姻,同样的情形,在法律上被认定为“同居关系”。

结合本案,因为案情披露的时间不够明确,只是说“梁先生和吕某1994年经人介绍相识后同居”,所以,其二人的关系有可能是事实婚姻,也有可能是普通的同居关系。无论怎么讲,仅仅靠一个空穴来风、不明真伪的“1801号结婚证”,就认定为二人存在未解除的婚姻关系,都是一种草率的做法。当然,本案的二审法院即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的做法,还是值得称赞的,这至少为进一步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提供了一种可能。

当然,如果发回重审后,法院经进一步调查核实认定,梁先生和吕某确实存在事实婚姻关系,之后梁某又以夫妻名义与白某共同生活的,或者梁先生和吕某确系已在民政局依法登记,且二人在尚未依法解除婚姻关系的情况下,梁某又以夫妻名义与白某共同生活的。以上两种假设,只要存在其一,法院就可以依法追究梁先生重婚罪的刑事责任。

所以,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是刑法的双翼,二者应当并重,不可或缺,必须严肃对待,每一份证据都应经得起实践的推敲,每一份判决都应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只有这样,才能逐步实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既定目标。

文章底部广告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顶部广告0101
正文右侧广告01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00201
正文右侧广告002

正文右侧广告三

正文右侧广告00302
正文右侧广告00301
正文右侧广告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