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二 大系统邪教组织之——邪说

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二 大系统邪教组织之——邪说

正文顶部广告01
【核心提示】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一报道了广东出现新型法轮功组织——大系统邪教组织,大系统邪教组织在教主叶子青(大系统弟子称师爷、师尊,以下简称教主、师爷)的统领下得以迅速发展,并形成了两大核心机构——天宬大系统(海门,以下简称天宬大系统)和迦圆衣坊(君门)。两大核心机构竞相发展,互为犄角,支撑起大系统邪教这一庞然大物。君门(迦圆衣坊,以下简称君门)由教主叶子青的九弟子(现任老婆)解蕙瑜创立,对外以广西迦圆衣坊服饰有限公司和上海迦圆智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扩张。主要通过服饰和养生(含药王系列三无假药和肠排等)及讲授《修行人生》等手段招揽弟子并发展信徒。天宬大系统由教主叶子青的七弟子朱虎溪在2013年创立,对外以深圳市天宬善海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虎溪天宬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韵帆惟缘珠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幌子进行扩张。大系统经过6年的发展,陆续发展了广东、广西、福建、江苏、山东等分公司和道场,弟子信徒数十万,遍布中国大江南北。大系统陆续发展和沉淀了一系列邪说,并借此精神控制弟子信徒并借机敛财数百亿之巨。
大系统邪教利用传统文化、服装文化和养生等幌子,通过培训授课,名为讲授三皇文化、周易、八卦和五行等,实则穿插歪理邪说,混淆或曲解传统文化中的众多概念和释义,宣传各种“命理学说”、“业力说”、“能量加持”“能量链接”、“能量拜师”、“灵魂觉醒”和“末世论”等迷信邪说,宣扬神秘主义,制造恐怖气氛,用以蛊惑人心,在精神上控制和胁迫成员。

大系统邪说之——治病度人说
在大系统组织内,教主叶子青自封为释心如来,众弟子们为了神话叶子青,宣称教主叶子青是掌握特殊法术、具有超自然能力的神人,可以用他的神通和法力治病度人。声称在福建南平武夷山市,一个女性癌症晚期患者面临死亡,要是送医院的话必死无疑,而后由师爷叶子青出手发功,虚空把该患者的肿瘤拿掉。不用手术,叶子青直接发功隔空把肿瘤取掉。
天宬大系统弟子路惠兰是朱虎溪最早的元老级核心弟子之一,负责市场推广(即发展弟子信徒),为天宬大系统的发展壮大立下汗马功劳,因身体不适后查出患上乳腺癌,信奉师爷和师父的歪理邪说和神通,服用大量药王系列三无药品,即使这样大系统仍未放过她,诡称这是她人生该有的一劫,且宣扬只要和师爷叶子青有缘,师爷会给她治病度化。后来,路惠兰病情恶化,但仍虔诚的崇拜道:“我没事,只要见到师爷就好,师爷会帮我治好的”并继续服用药王系列三无药品。为见到师爷,路惠兰不但抓紧供养师父、师爷,甚至还带着重病之身赶到肇庆的皓月总堂——肇庆碧湖广场想要“觐见”师爷叶子青,但在肇庆等了几天,都没有被允许见到师爷叶子青。叶子青的弟子们传话:师爷是谁想见就见的?那要看你的福报。暗指路惠兰供养师爷不够(注:在大系统福报邪说之一就是谁供养师父和师爷越多,谁的福报越大)。后来,随着不断服用药王细胞修复液等大系统三无假药,导致癌细胞的加速扩散,再加上信奉师爷的神功能治病度人,延误救治的最佳时机,始终也没得到叶子青施法施救。最终,天宬大系统的虔诚弟子路惠兰不幸罹难。
天宬大系统现任总经理周煜涵(即朱虎溪大弟子)更是公开在天宬大系统内给师兄弟们宣贯“渡人渡己”邪说:“现在我们把师父(朱虎溪)的这套五伦净土文化学好了,没钱的可以刷信用卡,自己学好了,把这套文化再教给别人,把这套文化分享(传销)给别人,你看每个人的学费这么高,你推荐了、分享了就可以拿到提成还自己的信用卡,自己就等于免费学习,还让别人也学到五伦净土文化,他再把这套文化分享给别人,让他也赚到钱,这就是渡人渡己。”
至于教主叶子青,更是抓住社会上堕胎妇女的负疚心理,每年给不少堕过胎的妇女超度婴灵,价格按14000元/婴灵起,堕过几个就收几个,声称这样帮堕胎妇女消除业障,让堕胎妇女家庭事业更加顺心,运道更好。

大系统邪说之——灵魂邪说

天宬大系统福州道场股东道主郭雪华(朱虎溪亲传弟子)在谈到朱虎溪所讲授的《生命觉醒》课堂现场很多人神神鬼鬼、哭哭啼啼和很多人拜师时,郭雪华坦言:你看师父(朱虎溪)上《生命觉醒》课时现场那么多人拜了,都在哭嘛!可能开始时她会说:“我很幸运,不哭!我很开心!”当她到师父前面,拜下了就大哭!她说什么?她说:“师父,你曾经告诉我,给我一个棒棒糖,到现在没给。”那是前世的事。她说话是灵魂出来说话,说以前的事。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灵魂跟神嘛!神仙的神跟灵魂嘛!神出鬼没,神就跟太阳一样,神一到,鬼就没了嘛!神出来说的:曾经的事,哪一辈、哪一世她跟师父一起工作,师父有爱过她。就是已经过去的前世的事,后来,这一次,灵魂出来,人记不得,但灵魂记得。
“在她拜了师父后会跟师父说:‘师父你不是说给我买一个棒棒糖给我吃吗?到现在还没有给我棒棒糖吃!’师父说:‘啊呀!你还记得?’这就是灵魂在说。那她怎么会记得呢?一转世就没了吗?能量出来了嘛!能量,你知道吗?能量就是灵魂,它知道啊。你要多上次节课才懂。能量出来,你要多和他(师父)沟通,做事情是很容易的。它帮你做是很厉害的。你自己的能量,每个人都有能量。”
“哭呢!是徒弟的能量和师父的能量说话,就是灵魂在讲话。她开心,她哭,但是不是她在哭。知道吗?比如说:跟小孩子一样,他找不到妈妈他会哭呀,找到了是不是很开心?啊呀!妈妈我找到你了,这样子会哭,开心的哭。这就是觉醒,灵魂觉醒,这就是能量拜师”。
2015年秋,在大梅沙一农家乐举办天宬大系统内训,期间,每人在谈各自的心得和感受(即天宬大系统在摸清各个弟子的底细),中途就有人开始神志不清,而周煜涵更是突然发疯,狠狠的打了张祖彰一大耳光,并把张祖彰的眼镜都打飞了,嘴上“咪…嘛…嗡…波……”的喋喋不休,其他一些人就吓得哭起来。第二天有弟子问起师父朱虎溪昨晚的场景,朱虎溪却诡称:昨晚周煜涵讲的是龙语。


上图:2018年1月20日在维也纳酒店华南城店学员被洗脑后当场拜朱虎溪为师

2018年3月13日,朱虎溪亲口讲述其“灵魂觉醒”之邪说:灵魂它是一个无形的东西,它实际在你的身体里面上,有些人在心脏里,我们讲按中医上来讲,它属于神的范畴,神是存在于心脏里面嘛!我们《生命觉醒》当中有的同学们学习了有感觉之后,他的心脏会有反应,它在“噗通噗通”地跳。有的人就是心脏跳得很厉害,或者胸闷,有的人是背部不舒服,有的人感觉心脏“咚咚咚”在颤动。灵魂实际上就是真正的你自己,就是内我。我们讲的就一个叫外我,一个叫内我。外我就是你的肉体,肉体死后是尘归尘、土归土的。而你的内我,就是你的灵魂是永生的,但是你的灵魂去哪里?所以我们要修行,就是避免灵魂去到下面不干净的地方;灵魂讲的就是内我。它会安静,也会觉醒。也就是说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应该都带着一定的任务,就是使命。因为你的灵魂找的一定是它的使命,它就是要寻找一段缘,那段缘是谁呢?基本上就是说你自己的师父;灵魂觉醒了如果没有师父指导,它会迷茫,它不知道该干什么,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名师指路,所以灵魂需要拜师,需要名师指点,它才能找到修行的方向,不会迷惘。
天宬大系统原代理总经理彭垣溯回忆道:“大系统最厉害的地方就是:用现在最时髦的话说就是本师兄弟都是他的弟子,就是托,一轮、两轮、三轮、甚至五轮就告诉你,不断给你灌输这些声音、磁场:‘你要觉醒,你要回家,你要皈依,你要有名师来带你,你才不会在尘世中迷茫,下一轮你是去哪里?一定要有师父带着。’你的命是父母老天给你的,你的真我呢,就是灵魂,这一块是有磁场的,有能量的,是要师父带你的。”

大系统邪说之——神功邪说
大系统邪教组织内宣传师爷叶子青是一个神,是超脱三界之外的大神,弟子们把教主当成神一样顶礼膜拜,绝对服从。教主叶子青自封为释心如来,在福建浦城修建真武道观并指使弟子按其面貌塑造神像,以供天下人给其焚香礼拜,意欲流芳百世。
在大系统邪教组织内,到处散布师爷叶子青能量巨大的传说,称其有拨云见日的法力:叶子青在给南宁试炼弟子韦敬谦设堂时是阴天,天空多云,教主叶子青抬手摆动一下就把乌云拨开,让太阳重现。


上图:以教主叶子青为原型塑造的神像

据大系统内众多弟子的介绍,教主叶子青在弟子们心中就是神灵般的存在。能上天入地,随时一个意念就能到天上去,每年要上天拿不少名号。能带领门徒们通过修行后升天,不用进入地域。宣传教主叶子青能量巨大,所带能量是从天上来的,教主叶子青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弟子和凡人折服。
大系统邪教内宣传教主叶子青称神功盖世,懂多门功法,教授弟子“猩猩功”、“神龙探海”、“硬”、站桩修炼等。宣传教主叶子青通过修炼猩猩功,功力高深,在福建浦城修建的道观里,一拳能把整扇石墙打得震天响。
在天宬大系统,弟子们宣传朱虎溪早已修炼得道,是天上观音转世来凡间收徒修炼,是唤醒众弟子灵魂的导师,带领弟子信徒们修炼得道升仙。天宬大系统众多弟子对其也是顶膜礼拜、言听计从,在天宬大系统,朱虎溪就是最高首脑,所发布的指示命令就是金科玉律。所有天宬大系统弟子均要无条件服从。朱虎溪自称在大系统内,除了师父法力高深能降得住他,其他人都不是对手。


上图:左图为朱虎溪脚踏八卦修炼神功

右图为:汪建中示范猩猩功修炼方法

叶子青月字部试炼弟子汪建中宣称:师爷一个意念台风就没了,几次到福州,意念中就把台风消失于无形中。大系统组织甚至在系统内口口相传师爷叶子青曾经通过做法隔空帮助过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当上国家主席。



而修炼了五伦净土法后真能飞升上天吗?2017年国庆期间,一名来自无锡的弟子信徒学习了天宬大系统的系列课程和修炼五伦净土法后精神出现幻觉,自以为得道并可以飞升了,在文博宫楼上一跃而起,结果摔死了。后朱虎溪隐瞒不报并花大价钱把这事摆平,通过多方操作,将这起事故运作成某外地男子到深圳旅游,因心理问题自杀身亡的自杀事件。但文博宫物业管理部门和现场众多目击者听到和看到了事件的详细始末,也因此文博宫物业将天宬大系统赶出文博宫。天宬大系统不得已,只能在2018年春节前将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文博宫4#馆2层205~206的总部,搬迁至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三路八卦岭工业区425栋618。
据大系统邪教多名弟子介绍:教主叶子青的十弟子李韵(音,法号:易真)在山东日照有一服装加工厂,丈夫是公务员,家庭和睦,但自从学习邪教课程并加入大系统邪教组织修炼后开始沉默寡言,称说话会耗气,仅用眼神跟人交流。后来越修炼大系统邪功,更是连工厂和家庭都不顾,最后因修炼大系统邪功致使精神崩溃,现已疯癫。
据天宬大系统多名弟子介绍:2016年春,朱虎溪跟解蕙瑜两人因抢弟子而闹不和,两人斗法数月。后解蕙瑜搬出老公——教主叶子青,叶子青当着朱虎溪面把朱虎溪的很多弟子并到解蕙瑜的君门,而君门也通过给朱虎溪的弟子们授课公然把朱虎溪的弟子拉走,天宬大系统被拉走大量弟子,核心弟子中仅剩几个铁杆弟子。在一次赵益智讲的《认识修行》现场进行点亮心灯环节,原代理总经理彭垣溯突然在现场向朱虎溪跪拜并哭诉,说看到了千年前的场景再现,痛斥那些背叛天宬大系统的人,说天宬大系统的弟子们被同门打压残杀,很多师兄弟被杀得缺胳膊断腿的,自己作为干将杀得浑身是血,师父朱虎溪也浑身血淋淋的。骂叛出天宬大系统的那些弟子当初都是师父朱虎溪救他们,他们不但不懂感恩,反而背叛师门。据说,此场景是师爷在现场布局施法,准备给他老婆出气,如果朱虎溪不低头,就要费了他的功力。最后,朱虎溪不得不低头认罪。

大系统邪说之——末法时代末世论
大系统邪教组织宣传现在是末法时代,自己不管怎么修炼都没有用,只有跟随师爷、师父修炼才能修道上天,避免掉入地狱。
两年前,通过月字部弟子陈朝晖的牵线搭桥,大系统邪教组织开始渗透到福建的一些政府部门,积极发展省政府官员。通过发展福建省浦城县某县长,以极低的价格收购浦城县一个现有道观,并以零价格征得道观附近200多亩土地,用于修建大系统邪教组织日后的大型根据地——蒲城县真武道观。并让所有弟子捐钱修建道观,谁捐的钱越多,谁的福报越大,谁就以后可以跟随师爷、师父到浦城真武道观修炼。此地将是末法时代修炼的最后圣地。
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则早早布局,根据朱虎溪介绍,天宬大系统正在浦城道观附近计划经营一家五星级酒店,除了供大系统自己秘密授课使用外,还可使用弟子们的免费劳动力,美其名曰安排弟子们的工作,给弟子们提供试炼场所。天宬大系统众多弟子深信,地球现在已进入到灵气稀薄的时代,越来越没法修炼,只能抓住机会跟随师爷、师父修炼才能脱离地球俗世而上天。教主叶子青的试炼弟子汪建中更是妄言:现在的世界都没法生活了,更别说修炼了,以后大部分的人就进地狱了,你只有紧紧跟着你师父修炼,才能最后上天,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以后就没机会了。所以我们全家人都在修炼。



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在天宬大系统组织内称自己的真我是天上观音,本世修成正果后就要隐退,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得道后会带走一部分弟子升天的,不然末法时代,其他人都会被打入地狱。为了让新加入信徒弟子拜师,朱虎溪的弟子们不惜宣扬末世论,声称修炼世界终结的提前来临,现在已是末法时代,现在是最后的机会跟随师爷和朱虎溪等修炼,明年即可到福建浦城真武道观修炼,以后就没机会了。


大系统邪说之——业障说
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的大弟子周煜涵(现任天宬大系统总经理)加入大系统邪教组织后跟着朱虎溪修炼,公司都不要了,家也不管了,就跟着师傅修炼。成为天宬大系统的总经理后,周煜涵身价骤升,心高气傲,周煜涵看到别人要礼貌的找她握手,她转身就走,并阴毒的说:“你业障太重,负能量太重,阴气太重”,凡是非大系统弟子均不能与其握手,这成了天宬大系统众所周知的规矩之一。
天宬大系统一个高层介绍,在天宬大系统,师父(朱虎溪)和师兄弟们会不断的给你灌输:“你在人世间所有的烦恼、所有的金钱、师业和家庭都是修炼过程中的业障,所以你要把所有的钱都供养师父。你的肉身是父母给你的,肉身只是灵魂在这一世修炼的载体,肉身是会消亡的,只有你的灵魂是不死不灭的,你的灵魂需要师父带着修炼。所以你不沾钱,就把你的业孽消除掉了。说白点就是把钱供养师父,自己一穷二白,等到一穷二白了,由师父或师尊给你消业。”


天宬大系统原代理总经理彭垣溯介绍:“只要你一个头磕下去认了师父。这师父说的话就像父母的指令。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然后开课了,师父号召一下,大家都得去,这就是众托。跟你在一起的师兄弟姐妹们10个人里面,五六七八个都学,你说你不学都不好意思。”于是,在这种氛围和场景下,越来越多的弟子交钱报名参加各级修炼培训课程。没钱的借钱、刷信用卡或变卖家产也要报名参加学习并供养师父,让师父给自己消除业障。
朱虎溪则不时的在自己的微信群内发布一些业力说,以此给弟子们洗脑。



据天宬大系统邪教一高级弟子介绍:2015年,一湖南女士离异后,独自赡养孩子,经济拮据,受家庭和经济等问题困扰。听说了天宬大系统后,找朋友借路费,千里迢迢慕名到深圳文博宫找到朱虎溪,想学习大系统的五伦净土文化来解决困惑并改变现状。在天宬大系统办公室内,个别良心未泯的弟子听说这位女士的遭遇后,向师父朱虎溪谏言:一个母亲,独自一人带着孩子,这么困难,还带着虔诚的心来学习,是否可以减免该女士的课程培训费?朱虎溪回答:这是她的业障,需要她自己经历,要她自己承担,学费必须要交,不可免。后该女士只能通过借民间5分的高利贷把费用交上学习。通过一轮的学习和被洗脑后,该女士又陆续分几次以3分~5分的高利贷贷款把天宬大系统三级修炼课程的学费交上学习。就这样,天宬大系统朱虎溪通过对该女士的成功洗脑并精神控制,总共榨取该女士高利贷借来的20余万元。


上图:天宬大系统2015年10月~2016年1月的大课课程表



据大系统邪教组织一资深弟子介绍:“对新学员,大系统派有专门的资深弟子(大系统内称引路天使)跟踪你的情况”,不停的灌输他们的思想,让你拜师,直到你拜师为止,拜了师以后就有人告诉你:师父是由人供养的,你自己可以不吃,但是不能不供养师父,不能让师父饿着。父母可以不供养,但要供养师父。要把钱都给师父,让师父帮你消业。”


大系统邪说之——能量邪说

大系统邪教组织给弟子们灌输法衣(又称禅衣、练功服)、法器、法书、药王系列三无假药等能量加持邪说。让弟子信徒高价购买并借此敛财数十亿。
大系统邪教宣称法衣、法器、法书、药王系列三无假药都带有师爷和师父的能量加持。购买和佩戴这些加持能量的法衣、法器修炼五伦净土法,悬挂师爷的法书,就能增加和师爷、师父的能量链接,获得师爷、师父的能量加持。大系统邪教规定:门下弟子们日常都需要穿法衣练功修行。宣称需要穿法衣、带法器护体来修行之邪说。据大系统邪教一高级弟子介绍:“一百多块钱的衣服,卖你三千、五千、一万甚至几万元。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加上换洗的衣服一个人就得买十几套,每套二、三千起步。一下子就干掉几万”。大系统邪教还宣称法衣、法器价格越高,与师爷、师父的链接越好,获得的能量加持越大,护体能量也越大。



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所穿的法衣,动撵几万元一套,称价格越高的法衣师父叶子青能给的能量加持越大,另外,这样才能配得上自己的身份。



天宬大系统在宣贯和兜售法器时,每次秘密培训课程中,众多老弟子会观察新学员的一举一动,对有有潜力加入邪教组织的学员,晚上进一步开小灶洗脑。授课完了,师父会根据筛选出来的学员,高价兜售各种玉器、手串,挂件饰品等法器,宣传法器带有能量,能护体,能促进其修行进度,能加强与师父的能量链接。一件几十元、几百元的普通饰品挂件,让被洗脑后的弟子花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购买。
在大系统组织内的每个道场开业都有请法器环节,每个弟子信徒至少买一个,师爷或师父指哪个,弟子信徒就得买哪个。2016年9月初,迦圆衣坊(君门)天宬道场开业当天,光法器等就卖了300多万。为了奖励弟子们推销给力,天宬大系统还给销售的弟子每人发了100元奖励。
2017年12月16日。天宬大系统在深圳龙岗华南城维也纳酒店培训《生命觉醒》课程结束后,朱虎溪师父便专门为一名四川籍无锡女商界精英量身请了一块玉坠挂饰,有弟子现场摸看了此玉坠,价值也就二三百元,但实际当场刷卡整整21万,惊吓了一众新弟子学员,当场有人问这位老板是什么玉时,这位原来精明的商界女精英被洗脑后的却一语惊人“管它什么玉呢?只要能解决问题就行!”。


上图:2017年12月17日晚,一四川女商人在被四天三晚的授课洗脑后花21万购买一件带师父能量加持的法器(挂饰玉坠)。

大系统每次授课都宣讲法器之神通。在系统内部宣称:谁的法器价格高,跟师父链接能力越大,师父的能力传递就越大,修行起来越快。蛊惑众多弟子高价购买。在天宬大系统内部微信群不时的有弟子把所购法器拍照上传秀给其他弟子。慢慢的,大系统组织内形成一种“不带像样点的法器都不好意思见人”的恶性攀比文化。



而大系统邪教组织高价兜售的法器的真实情况如何呢?据天宬大系统几个弟子介绍,大多为淘宝上淘来的几十元、几百元的地摊货。在天宬大系统办公室,经常收到淘宝商家快递来的法器商品。

大系统邪说之——药王神药治百病
大系统核心弟子孙光达,原为天宬大系统弟子,本不姓孙,自从跟一孙姓老中医学习后改名为孙光达,被大系统包装成药王孙思邈第49代传人,称其为药王,成立深圳市思邈堂生命健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并“研发”出“药王系列”三无药品,包括药王细胞修复液,药王洗肾元素、药王洗肺丹、祛瘀丸、藏药、药王还童丹、安宫牛黄丸等。大系统组织宣传:喝了药王系列三无药品能使灵魂的载体(肉体)更加健康强大,促进灵魂的觉醒和质的提升。在系统内高价兜售“三无”药品,甚至推销给道场周围群众。其中一瓶细胞修复液内部价高达1800元,发生吃死人事件后,受此影响,先后降至1200元/瓶和600元/瓶。安宫牛黄丸一颗售价1万元。大系统邪教利用全国各地的道场和分会组织,以养生为名,大肆推销其“药王”三无药品,神化药品用途。鼓吹其药品经过师父加持能量,到各道场的佛堂又净化后才售卖给弟子,药效能治百病,效果神乎其神。宣称吃了加持并净化的药王还童丹能让人返老还童。由天宬大系统兜售的上述“药王系列”三无药品已发生吃死弟子的案例,后被叶子青和朱虎溪等高层下令系统内禁言,至今压住隐瞒不报。










在天宬大系统组织内,朱虎溪的弟子卢珅全(法号:释圆昆),对中医养生略懂三脚猫功夫,既无行医资格证,更未听其有何医院临床经验,却成了天宬大系统组织内的中医养生专家,成为金牌养生讲师。到2017年开始,大系统邪教组织竟然宣传其为中医博士。这个天宬大系统组织自封的中医博士不断给弟子们灌输能量加持邪说,推销其能量小米、能力山药、能量苹果、能量白菜等。



在大系统组织内,凡是能吃的,不管是食品还是药品,只要加上师爷和师父的能量加持,再辅以包装宣传,都成了神药,不但可以治百病,还可以延年益寿,甚至还能返老还童。
大系统邪教蛊惑众多弟子并在组织内宣传教主叶子青的书法作品并称其为法书,拥有与法衣、法器一样的强大能量,购买一幅师爷叶子青的法书并悬挂于修行场所能保弟子平安,能得到师爷叶子青的能量护体并促进修行。教主叶子青书法水平很一般,观其作品基本就是普通学习书法的初中生水平。但经过大系统邪教组织内的宣传,普通的一幅四尺榜文书法作品售价高达3万以上,价格甚至远超众多国内书法艺术名家。而天宬大系统通过销售教主的法书参与分成,既捧了师爷的场又有利可图,可谓一举两得。



大系统邪说之——神堂护佑说
大系统邪教组织宣称弟子修炼到一定进度,需要设堂来护佑修炼。对于筛选出来有钱的弟子,蛊惑这些人在家中或办公场地等地专门腾出一间房设立佛堂修炼。
天宬大系统福州道场设堂时,道场股东负责人郭雪华光红包就包了近十万,还不含佛像、住宿等差旅费用。郭雪华介绍佛堂时还神神秘秘的:佛堂外人不可以进去的,每天都要上香供养,这些师爷和师父都能感应得到的,即使你出差了,你也得跟佛堂说一声,安排其他专人供奉上香,这样佛堂才能护佑你的。
叶子青和朱虎溪在设堂时还让其他弟子参拜,每个参拜弟子均要包三个、五个红包。美其名曰“沾福报”。只要包了红包并在佛堂跪拜,佛堂所带来的护佑就能惠及到包红包的人。
大系统邪教还宣称所设的堂越高越能得到师父的能量加持和护佑,加快修行,还设置通关骗局。为此不惜蛊惑弟子:价格越高,护佑能力越大,修行助力越大。大系统邪教组织多个弟子介绍“只要你有钱,三百万的也能设,五百万的也能给你设。你有一千万甚至一个亿,也能给你设。”教主叶子青南宁弟子韦敬谦请叶子青和伦琪智设堂,在教主叶子青的蛊惑下,花费200多万设有一带古佛的佛堂。据大系统邪教多名弟子介绍大系统邪教组织内所兜售的古佛为原中国流落到日本的古文物。几年来,叶子青多次带领朱虎溪等几个核心弟子和家眷到日本拜访这些文物和古董字画持有人——一个梁姓“高人”,并经非正常渠道带回国内后高价卖给弟子。
大系统邪教现在已经在全国各地设有几百个堂,仅天宬大系统一个门派的弟子就设了近百个。
君门掌门解蕙瑜的大弟子黄曼芳在2014年请师爷叶子青设堂,因工作没时间供养上香,就把佛堂交给她姐姐打理,黄曼芳的姐姐有一个十几岁独生儿子,接堂不到一个月,儿子死了。为此,黄曼芳娘家和姐姐的婆家把黄曼芳逐出家门,断绝关系。后来大系统教主叶子青对众弟子解释说:黄曼芳的姐姐没有福报,接不着这个堂,这个堂的能量太大了。然后在大系统内封锁此消息。

大系统邪说之——改名和号码吉凶说
大系统邪教组织散步电话号码和名字的吉凶邪说,辩称电话号码中风险数字:如37、73数字是穿心煞,35、53是破大财,57、75破流水财,17、71数字是感情不和及婚外情,26、62是风流数字组合等。以此蛊惑弟子跟自己的情况对号入座,并借此诱导弟子以3600、6800、9800元/号,甚至更高的价格请师爷和师父改手机号码。



大系统邪教组织给弟子信徒们宣贯:你的名字是你在俗世中的名字,就是外我的名字,对灵魂修炼无益,要拿到真我(灵魂)的名字,修炼起来才能事半功倍。在这种思想诱导下,众弟子均以15000元/名字的高价请师父和师爷赐名,
2016年春节前,天宬大系统开课并散步消息说要改名,宣称所改的名字都是天上的名号,这些弟子信徒都是有罪之身,为了这些人消灾,师爷和师父要上天拿名号、拿真我,很耗,每次都累得要死,后背像蛇一样脱层皮。声称以后就不再改名了。这一次,天宬大系统仅厦门市场就近百人,大系统全国一千多信徒改名,改名费15000元/人。光本次改名就敛财一千多万。
据悉,大系统内几乎所有人都改过电话号码和名字,有些弟子信徒全家人改名,每家耗资数万、数十万元请师父或师爷改名、赐名,全国数十万弟子,仅此项就给大系统邪教创收数亿元。

大系统邪说之——法号、化煞说
教主叶子青让朱虎溪等弟子在大系统邪教组织内传播师爷能上天入地,是天上的大神,并宣称法号是上天给的,由师爷从上天带来赐予的。上天的法号是有名额限制的,谁占了就是谁的,以后灵魂上天了就有位置了。大系统要求所有入门弟子都必须有法号。在这种邪说的蛊惑下,众多修炼过关的弟子都争先恐后的花几万元请师爷叶子青赐法号。
2016年春节前师爷和师父为众弟子施法祈福消灾,按人头每人3600元,全家几口人就按人头算。众弟子信徒争抢着让师爷和师父施法消灾。此类化煞,年年周而复始。2018年为农历狗年,大系统邪教组织散步邪说:2018年是疯狗年,且今年的疯狗很凶,会给众弟子信徒和家人带来不利,需要师父和师爷给众弟子化煞。于是,众弟子信徒又争先恐后的花大钱请师父和师爷帮忙自己和家人化煞。


大系统邪说之——天婚邪说
大系统邪教罔顾基本道德伦理,在邪教组织内宣传通过男女双修能加速修炼进程。宣传“天婚”邪说。
据大系统邪教几位位高弟子介绍,君门掌门解蕙瑜原来在南宁做小三,还生了个女儿。参加了朱虎溪的课程学习,期间认识了教主叶子青,被叶子青看中后收为九弟子,从南宁搬到肇庆与叶子青同居,美其名曰师徒双修。后把叶子青的第二任老婆挤走,成功上位。
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原来有妻儿家庭,加入大系统邪教后认识抛弃原配,先后与多名女弟子学员双修,后被师母解蕙瑜指定与现任老婆结为双修道侣。
2016年,朱虎溪的一个女弟子聂靖伟,上了朱虎溪的几次课被洗脑后,精神受控,宣称在上天也是有名号的,与师父朱虎溪有姻缘。死心塌地的跟随朱虎溪双修。后来两人闹掰后,朱虎溪不惜在组织内对该女弟子信息屏蔽。后来该女弟子得知朱虎溪在肇庆授课,追赶到肇庆授课现场,被朱虎溪指使手下弟子拉到课堂旁边的房间殴打一顿。
在教主叶子青、君门掌门解蕙瑜和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的唆使和言传身教下,大系统邪教组织内众多男女弟子双修。君门大弟子黄曼芳和三弟子赵益智被教主叶子青和掌门解蕙瑜指定双修。两人结为道侣双修后双双成为君门的代言人。在大系统组织内如此双修的案例不胜枚举,如:四弟子子尊和七弟子双修,十弟子和十二弟子双修……。



教主叶子青在南宁的试炼弟子韦敬谦的小三黄锶耘是君门掌门解蕙瑜的弟子,两人双双加入大系统邪教修行。大系统邪教组织明知弟子韦敬谦家有妻儿老小,仍在2018年1月13日为这两人举行天婚仪式。



在大系统邪教众多弟子找到异性并结为双修道侣后,不断宣传俗世婚姻无助于修行,甚至鼓吹修行中世俗家庭的父母、妻儿等家人和钱财都是其修行的障碍,要抛弃。大力宣扬“天婚赐福”等邪恶思想,甚至设定天婚条件:要求男女均为大系统邪教内的修炼弟子方可结为双修道侣。在这种思想蛊惑下,众多弟子趋于在大系统邪教组织内找到双修道侣,向往天婚赐福。目前大系统邪教组织已举办多期天婚盛典,最近的一期于2018年1月13日在迦圆衣坊南宁总部(广西南宁市东盟商务区中柬路9号利海亚洲国际领峰A座18楼)举办。



在这种邪恶思想的蛊惑下,众多弟子在大系统邪教内找异性结为双修道侣,原有的和谐夫妻被拆散,美满家庭被破裂。大系统邪教组织名为宣传和谐五伦关系,实际却干着违背伦理道德良知之事。

大系统邪教组织在教主叶子青的统领下,在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和君门掌门解蕙瑜的亲自带领下,通过6年多时间的发展,现已发展成为一个比“法轮功”组织更为庞大的邪教组织,门下弟子信徒数十万余之众。经过这几年的敛财,叶子青、解蕙瑜、朱虎溪等身家数十亿,为大系统后续向全国甚至拓展至海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为此,朱虎溪甚至放言:“像我们这样的人,怎么会缺钱呢!”与叶子青、朱虎溪等身家动撵数十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基层弟子被洗脑控制后,钱财全部被榨取一空,成为大系统组织的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待这些弟子被榨得穷困潦倒了后,高层首脑和核心弟子们开始鼓动这些弟子去拉人头,售卖法衣、法器,“三无”药品等去拿10%~15%的提成,因此许多弟子钱被骗光后心有不甘,于是,自觉的又成为大系统邪教的帮凶,主动的去骗更多的人加入大系统邪教组织,如此恶性循环。利用这种一本万利的模式,大系统邪教组织越来越庞大,发展越来越快。
大系统组织内一些弟子被盘剥完钱财后无利用价值的,师父以心性不好为由踢出师门,让其自生自灭。给社会带来负担和不安定隐患。大系统邪教组织为达到其敛财之目的,将各种敛财方式用到极致,层层压榨弟子和学员,造成众多学员、弟子家庭因此致贫,无视国家政策法规,公然与国家扶贫脱贫政策背道而驰。
大系统邪教组织内宣传邪恶“天婚赐福”邪说,在这种邪恶思想的蛊惑下,众多弟子在大系统邪教内找异性结为双修道侣,原有的和谐夫妻被拆散,美满家庭被破解。大系统邪教组织以传统文化学习为幌子的真相一目了然,名为经营和谐五伦关系,实则却行苟合之事;罔顾伦理道德,破坏和谐家庭;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
在天宬大系统组织内售卖的“药王”系列三无药品还发生吃死人事件,修炼五伦净土法精神致幻跳楼死亡事件也在天宬大系统组织内发生,这些事件已经触犯国家刑法,涉嫌违法犯罪。
大系统邪教组织为了快速发展,不惜妄议国家领导人家庭;非法使用国家领导人的言论为其邪教学说背书;罔顾国家法律法规,不择手段的在道场悬挂国家领导人PS照片作为其广告模特。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本质昭然若揭。被许多传统文化界人士称为吸附在社会机体上的寄生虫和吸血鬼。是我国社会发展机体的一颗大毒瘤,给众多百姓家庭带来巨大的伤害,给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危害。
综上所述,大系统邪教组织就是一个假借儒释道等宗教或教旨创立,神话其首要分子——叶子青、解蕙瑜和朱虎溪等,利用制造、散步上述各种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借机大肆敛财,发展、控制了全国数十余万弟子,是危害社会的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非法邪教组织。
目前该组织已坐大成势,其发展和危害势头大有超过法轮功的趋势。近年来,大系统组织更是陆续吸收海外华侨等弟子,秘密发展澳大利亚、新加坡、美国等海外华侨弟子,甚至将邪教学说发展到加拿大,发展欧美的华人弟子,并计划发展到全世界。为防将来被查封、被抓,未雨绸缪,提前布局。意欲效仿邪教组织法轮功首脑李洪志,将来逃到国外继续祸害祖国,负隅顽抗。
在此也恳请国安部、公安部二十六局、一局国保支队、中央610办公室、民政部等相关部门查办该组织,惩办主要首脑。让其等不再害人,救全国数十万弟子于水火之中,让该邪教组织不再毒害更多的家庭。保护社会大众的和谐生活。如此方为功德无量之举,为中华传统文化之德,为全国亿万百姓之福。

关于大系统邪教组织的其它精彩内容,请看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三《揭秘大系统邪教组织的精心骗局》

文章底部广告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顶部广告0101
正文右侧广告01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00201
正文右侧广告002

正文右侧广告三

正文右侧广告00302
正文右侧广告00301
正文右侧广告003